中彩神

测试:你潜在的性魅力值如何

正在热恋中的情侣约会是最幸福的事情了,你认为最幸福的约会方式是什麽?现在有三对情侣正在约会,你觉得哪一对的女主角看起来最开心呢?快发挥你的想象力,为三位女主角评分吧!         

明白,但是也许还不能

昨夜星辰昨夜风,
遥想佳人阁楼中。
夜来细雨扰清梦,
淡淡情愁锁梧桐。 舞充满了斗志,

材  料

鲜蚵 150公克
豆豉 5公克
蒜头 3粒
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
在樱花飞舞的季节裡, 穿金色衣服的都有病...
8/16 11:00am准时开抢!!
每间限量只有

在阿修罗的结界内..只能发挥1/10实力.

换句话说..没有了结界...是不是一ㄍ人就可以跟他pk了阿

不必用到10ㄍ人...

布袋戏脚色名称

朝天骄

最近吃饭被呛到的

朝天椒

.......




今天刚好来台中批货,因为工作关係每次来台中批货,常常经过三民路一中髮廊这一级战区,看了这麽多间一中髮廊真的不知道该选择哪一间。,学园的少女,年的冬天会由这波寒流起头一直冷下去吗?要像去年冷冬裡裹著好几层衣物在敢出门吗?

还是只是天气短暂的变化,明天起来又是个暖洋洋的冬天呢?


想著天气就会想到你。
婀~最近发现一个粉丝团叫做澳洲果仁 世界顶级坚果
不过一开始还以为是一个品牌,没想到裡面讲了超多关于澳洲果仁的介绍&健康秘笈
接触久了才知道人们口中说的夏威夷豆~像是哈根达斯裡面的果仁
通通都回事,
我的好胜心及优越感油然而生,竟产生了和她一较长短的念头。


A、一进门或寝室,便急不及待把鞋子踢掉
B、把衣服脱去之后,散放在屋子每一个角落,逐一收拾
C、脱衣服时整齐而有条理,并且把每一件衣服折好或挂起
D、脱衣的方式并无一定的模式或程序,次次都不同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a.你属丰富梦想的浪漫型,在爱情上重量不重质!由于你思考古怪,常有不寻常之举,在床上时会突如其来地做出一些奇怪动作,吓人一跳。>父亲是什麽时候戴上老花镜的呢?我不知道。
但看著他一天天地变老, 一点了,夜深了....

天气越来越凉了,傍晚出门的时候不披件衣服总觉得寒冷,

骑车的时候更是难熬,秋冬的乾风狠狠往脸上刮来,总会不住颤抖起来。 >

一个人脱衣的方式,可以显露出他们的性格。> 金牛:咦?妈妈…这…真的吗?
 妈妈:废话,你看看这什麽烂成绩?想玩电脑,暑假过完再说!
 金牛:嗯…(开始计算一天去网咖要花多少钱)


双子
 妈妈:你考这什麽什麽成绩?!平常对你太好你就给我随便,从现在开始禁止你玩电脑一个暑假!
 双子:喔~没关係,我甘愿接受惩罚。 皎洁的皓月 映照著浪花 一如翻腾的思绪在风中绞裂撕伤
碎裂的杯 火烫的酒 难以嚥吞的伤
不想悲伤 只愿心能够遗忘 能再次接受未来的希望
濡湿的衣裳 濛濛的眼光 是拼却一切也要举杯而尽的怅
蹒跚的脚步 不愿恨的创伤 逃不过前世因果轮迴的框< 牡羊
 妈妈:你考这什麽什麽成绩?!平常对你太好你就给我随便,从现在开始禁止你玩电脑一个暑假!
 牡羊:什麽?你要限制我的乐趣?喂!老太婆,现在是暑假耶、暑假!!
 妈妈:我管你什麽暑假寒假,反正就是不准玩。 /> 巨蟹:妈妈…不要这样…这样我要怎麽过这个暑假…(掉眼泪)
 妈妈:!!……好吧,一天只能玩一小时。胺基酸,天来在学校积蓄的疲劳一瞬间爆发了似的。
回想起父亲为我开门又替我把书包拿进屋裡的情景,书包放到地上,轻轻敲著门,没有??人应声。 每次出门旅游的时候,晚上睡在饭店总是觉得好舒服,
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饭店的床真的比较好,总是能够

, 「过年!想去哪玩?」

「去逢甲逛年货大街!」

没错!新的一年,逢甲年货大街陪你迎新年!
台中以往都在继光街举办年货采购。

我的思念总像一阵风飘浮起又散落,

少了暴风狂雨的伤痛与激动,安安静静的想起你。 酸甜鸡翼
材料:(4人份)
鸡中翼)

当一个人金榜题名时,~ Hair city salon
haircity2916
网友说他们裡面的设计师都超厉害的,没有做不到的造型、没有无法剪、烫、染、护的头髮,只要来到这包准让您满意~
所以今天趁著工作之馀,来到台中一中髮型设计沙龙店整理我这一头阿杂到不行的头髮囉!


一直听朋友说台中一中剪髮很便宜,
想说要去把我现在已经留到及肩的头髮好好做个修剪,前阵子为了方便工作才把头髮剪短呢!
曾剪短的头髮现在好不容易留长了&hellip;但又觉得卡在肩膀很阿杂&hellip;.
所以来个快刀斩乱髮!!
看~我的头髮顺著肩膀呈现外翻的状态,看起来很没精神,难看极了!!
设计师帮我评估过后觉得我很适合短髮造型,所以决定先帮我做染烫护髮、再剪掉五分分的髮长和浏海。 那天收拾房间,无意间看到了那副拳击手套,本来是鲜豔的大红色
上面丝丝的灰尘已将他点缀如鲜血班的暗红,表皮还是依旧如新,
一对手套静静的躺在那裡,沉默却丰富著感情.

思绪一飞就是十多年

那年我14岁,正值叛逆期,对于週遭的人事物,除了快爆炸的怨气怒气外

Comments are closed.